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理论研究 > 调研文章
调研文章
关于加强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调研与思考
发布时间:2016-06-14




保持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

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

--关于加强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调研与思考

中共卢龙县委组织部


党的十八大报告,首次把纯洁性建设列入党建主线,彰显了党中央“从严治党”的决心。目前,卢龙县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,工业化、城镇化、农业现代化任务十分艰巨,项目带动战略、民生事业发展、农业结构调整、主导产业集聚任重道远,在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,农村是重点、也是主战场,打造一支先进纯洁、政治坚定、素质过硬的农村党员队伍,直接关系到农村各项事业的兴衰成败。为客观、全面掌握全县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情况,县委组织部采取主题论坛、调查问卷、调研走访等方式,着重对全县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作了专题调研,为创新基层党建举措、保持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提供可资借鉴的思路。

一、卢龙县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现状及特点

卢龙县现有农村党支部540个,农村党员17549名,其中35岁以下4175名,占农村党员总数的23.8%;中专(高中)以上学历4749名,占总数的27.1%。近年来,卢龙县结合农村社会管理创新,以发挥农村党员作用为突破口,搭载体、建平台、抓机制、重规范,先后在农村党员中组织开展了科学发展观教育、创先争优、挂牌明责做先锋等活动,把严把党员入口管理作为关键环节,通过修订党员发展操作规程、组织开展认责承诺、建立党员服务群众机制等举措,在服务群众、服务发展中彰显了纯洁性。总体来看,我县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呈现以下几个特点:

1.政治立场比较坚定。有78%的调查对象认为,大多数农村党员能够坚持党性原则,顾全大局,为集体和群众着想,与上级党委保持一致,服从组织安排,履职尽责,关键时刻跟得上、冲得出。在7·21抗洪抢险工作中,全县农村党员在各村党支部的带领下,奋勇争先、无私奉献,坚守在抗洪一线,涌现出了一批优秀代表。抗洪抢险结束后,18名农村党员被县委表彰。

2.组织纪律相对严明。有80%的调查对象认为,大多数农村党员能够自觉遵守党的各项纪律,认真贯彻执行党组织的决议,接受党组织的管理教育和监督,履行党员义务,遵守党纪国法,主动参加组织生活,自觉交纳党费,洁身自好、服务群众,主动投身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。

3.党性观念不断增强。有83%的调查对象认为,农村党员能够坚持党性原则,生活朴素,不浪费不攀比,主动关心帮助困难群众,自觉抵制各种歪风邪气,党员归属感、荣誉感普遍增强。在全县“万名党员创先争优接力签名誓师活动”中,1.2万名农村党员宁可地不下、班不上,也要参加分会场签名仪式,展现出新时期新农村党员从我做起、向我看齐、敢于胜利、创先争优的崭新风貌。

4.模范作用发挥较好。有82%的调查对象认为,除了一些年老体弱党员,大多数农村党员特别是有一技之长的党员,能够在新农村建设、农业产业结构调整、村庄公益事业、领富带富、防汛防火等工作中,吃苦在前、不计得失,充分发挥了党员先锋模范作用,涌现出了李志均、闫继业、张贺秋等一批先进典型。在他们的积极带动下,2011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7206元,比上年提高了8个百分点。

二、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

通过持续不断的努力,虽然全县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总体向好,但仍然存在着诸多不容忽视的问题,这些问题主要体现在一些不合格党员身上,虽然为数不多,但在农村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。依据不合格党员在农村政治、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表现,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。

1.放任自流型。少数农村党员对农村发展中遇到的问题、挫折、困难认识不到位,对党的事业充满疑虑,特别是对党内个别党员干部的腐败问题不能辩证看待,产生疑虑后不认真学习、积极求解,抱着“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”的心态,对自己放松要求。对支部分配的工作敷衍塞责,参加组织生活心不在焉,不接受组织批评,不发表意见,对自家亲人外的群众缺乏感情,满足于过好自家的“小日子”。

2.权力寻租型。个别农村党员入党动机不纯,认为只要入了党,就拥有了村庄事务的“话语权”,就能找到权力寻租点,就可以拥有更多额外资源。他们打着为群众谋利益的旗号,或公开跟村支部唱“对台戏”,不配合、不支持村支部的工作;或人为制造壁垒,以期在村庄利益再分配中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;更有甚者,组织群众违法上访。这些虽是极个别现象,但却造成了较为严重的不良影响,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农村和谐稳定,影响了党群、干群关系。

3.意志衰退型。一些农村党员特别是年轻党员、外出务工党员,受良莠不齐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影响,“金钱至上”、“个人利益至上”等旧观念抬头,认为“共产主义太遥远,现实利益才灿烂”,理想信念淡化、为民服务热情骤减,见好处就上、见奉献就让。一些党员虽有领富带富能力,但消极落后,故意曲解、歪解上级政策,散布消极言论,求实惠、讲报酬,在群众中大肆宣传以“我”为中心的不良价值观,坏事虽然不干、“怪话”委实不少。一些党员还把义务责任等同于开会举手鼓掌,只参加换届选举会议,对村庄事务、群众生活漠不关心,甚至不如普通群众。

4.道德败坏型。少数农村党员追求腐朽落后的生活方式,不自重、不自持、不自警,或借婚丧嫁娶大操大办;或不赡养老人、不抚养未成年子女;或经常搬弄是非,影响团结;或酗酒闹事,打架斗殴;或生活作风不检点;或参与赌博,甚至带头参与“法轮功”等非法组织,在群众中危害不浅。

5.妄自尊大型。个别党员自我感觉素质高,实际却眼高手低、粗枝大叶,发表意见凭主观臆断,不愿扎扎实实地做党组织分配的工作。以“群众利益代言人”自居,村里的任何事情都要“插上一杠子”。对村里的工作指手划脚,做事以“买好”为目的,做一点事情就要求群众感激自己、组织奖励自己。

6.违规违纪型。这类党员以在村内担任一定职务的党员居多。2012年,全县共处理违法违纪的农村党员110名,其中村干部54名,处理依据大多是违反财经纪律、计划生育政策等。从实际情况来看,违规违纪党员的实际数量要比受到处分的数量多,没有被发现的,以及那些被发现但没有达到立案标准的党员,在不合格党员中占有较大比例。

以上六种类型的农村党员,虽然不是农村党员队伍的主流,数量也不算多,但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农村党员队伍的整体形象,直接影响了群众对党员和党组织的信任,削弱了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力、凝聚力,动摇了党在农村的执政根基。上述问题,不是个性问题,而是农村党员队伍建设的共性问题。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从深层次上剖析,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因素:

1.认识上重“入口”轻“出口”。 时下,农村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,一些基层党组织片面地把发展经济作为首要责任,把发展党员作为基层党建的第一责任,忽略了对农村党员的教育管理,特别是对农村不合格党员有“捂盖”心理,认为农村党员素质普遍不高,犯错可以理解,造成不合格党员长期留在党内。在“出口”方面,多数地区只有自然死亡和开除党籍两种渠道,虽然一些地方也建立了民主评议党员等制度,但大多停留在纸面上,党组织和党员“自我净化”的功能弱化。

2.管理上重干事轻关爱。调查中,一些农村党员反映,觉得个人长期得不到组织的关爱,党组织片面强调奉献,“发展要带头,经济上没甜头,党员没当头”。一些农村党员认为党组织要求他们在农业结构调整、计划生育、抗洪抢险等工作中发挥好作用,却忽略党员权利,三级党报、党建杂志等学习资料不能及时看到,上级政策得不到及时传达,在落实“三会一课”等制度时冲淡党建主题,多以经济、村庄事务为主。对一些因病返贫、年老体弱、生活困难党员缺乏全面、细致地照顾,挫伤了广大农村党员的积极性。

3.机制上重建设轻落实。一些地方虽然建立了一系列党员纯洁性建设机制,例如发展党员、民主评议、党员登记、教育管理等相关制度,有些制度也得到了很好的贯彻落实,对党员纯洁性建设起到了良好作用,但关于处置不合格党员的制度机制普遍落实不到位,有的认为太麻烦,有的认为太伤人,有的认为会造成农村混乱,不愿管、不想管、不敢管。特别是民主评议党员制度,一些基层党组织以其他会议代替民主评议会,或者评议与处置脱节,评而不处、处而不力,制度变形走样,起不到纯洁党员队伍“肌体”的作用。

4.培训上重技术轻思想。当前农村党员教育中,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与农村党员实际不相适应的问题。一方面,以技术培训代替思想教育的现象比较普遍。一些地方把农村党员培训片面理解为技术培训,培训中多以种养技术为主,即使有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,也多以读报纸、念文件为主要形式,灌输多、交流少,缺乏足够的吸引力。另一方面,教育培训缺乏系统性。没有把农村党员培训作为经常性工作来抓,只在上级有要求的时候才象征性地搞几期培训,培训效果不佳。同时,各地对农村党员培训没有专门的经费,各村年集体收益偏少,农村党员教育活动经费捉襟见肘。

5.标准上重“定性”轻“定量”。主要表现在对不合格党员的判定标准上,定量规范少而定性规范多。在《党章》等规章制度中对党员标准虽有相应的规定,但大多操作性不强,基层党组织难于把握。诸如《党章》中“党员如果没有正当理由,连续六个月不参加党的组织生活,或不交纳党费,或不做党所分配的工作,就被认为是自行脱党”,这样的规定比较好操作,而“不履行党员义务,不符合党员条件”等定性规定,就容易产生随意性。同时,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,各种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,如流动党员、企业解除合同回村党员、“两新组织”党员日益增多等,在认定标准上都应考虑实际情况和特殊性,不能搞“一刀切”。例如,农村合作社中的党员标准,就不能单纯以生产力标准代替党员标准,而应综合考虑其带富领富作用的发挥情况。

6.惩处上重纪律处分轻组织处理。给予违规违纪党员相应的纪律处分,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震慑作用,但还不能从根本上纯洁农村党员队伍。《党章》规定了不合格党员的几种处理方式,即批评教育、限期改正、劝退和除名,但在农村实际工作中,大多采取前两种方式,较为严厉的劝退、除名则较少使用,致使一些党员存有侥幸心理,“你能把我怎么样”、“大不了批评教育”等思想占据主导,在一度程度上削弱了党组织对党员的控制力。

三、加强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对策建议

党员是党组织的细胞和党内生活的主体。党员队伍是否纯洁,直接关系着党的性质和战斗力。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,是一项需要长期抓、重点抓、务实抓的系统工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各地党组织在继续探索研究加强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好机制、好举措的同时,应抓住以下六个关键节点,确保农村党员队伍真正成为推进新农村建设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推动力量。

1.抓住“管党责任”这一根本,打造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“推进器”。党的纯洁性建设,领导重视是根本。一是坚持“书记抓、抓书记”。各基层党组织负责人应充分履行“一把手”责任,把农村党员纯洁性建设摆到基层党建的首要位置,贯穿农村各项工作始终。严格按照中央、省、市要求,落实党建工作责任制,提升县、乡、村三级党组织抓党建的责任意识。二是固化工作职责。把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列入组织部门常抓常新的重点工作,建立专门机构、配备精干力量,切实发挥组织员队伍的作用,把农村党员教育经费列入预算管理,增加基层留存党费的比例,实现事有人抓、物有人管。三是强化督导考核。把农村党员纯洁性建设列入基层党建考核重点内容。基层党委应做到部署工作突出纯洁性、督促检查围绕纯洁性、综合考评强调纯洁性,努力形成加强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习惯性意识。

2.抓牢“源头管控”这一关键,打造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“检测器”。在“坚持标准、保证质量、改善结构、慎重发展”的基础上,坚持“个别吸收”的原则,积极培养农村优秀分子加入党组织,坚决杜绝“带病入党”,从源头上纯洁农村党员队伍。一是严格标准。严格按照《党章》规定的党员标准确定发展对象,注重从毕业回乡大学生、外出务工人员、乡土人才等群体中培养党员,坚持成熟一个发展一个,把真正具有先进性、站在改革前列、能够领富带富、志愿为群众服务的人吸收到党员队伍中来。二是严把程序。细化操作规程,探索完善公示制、预审制等相关制度,通过严格的程序保证发展党员的质量。三是严肃纪律。建立农村发展党员责任追究制,对在发展党员过程中出现的掩盖事实、欺上瞒下、违规操作等行为,致使发展对象“带病入党”的,应追究入党介绍人、党组织负责人等相关责任人的责任。

3.抓活“组织创优、机制创新”这一基础,打造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“增压器”。村级党组织是党在农村全部战斗力的基础。党支部有了向心力,才能促使党员主动投身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业中来,才能确保党员队伍的纯洁性。一是创新基层组织设置。以建立产业型党组织为重点,捆绑各类发展要素,激活基层党组织引领发展的能力。通过“机关+农村支部”、“龙头企业+农村支部”等方式,把农村党组织整合到产业链上,通过效益引导促进农村党员作用的有效发挥,构建资源共享、优势互补、以城带乡、共同发展的城乡党建新格局。二是规范村级组织运行。严格落实村务公开、民主议政日等有关制度,深入推行“五议一审两公开”,以“三制”管理(轮流坐班制、目标承诺制、考核积分制)、“五化”服务(事务代办流程化、议事程序规范化、组织活动经常化、综治维稳职责化、引领发展科学化)为主要内容的“三+五”运行模式等成功经验,加强党员活动中心建设,增强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、战斗力,切实增强农村党员的归属感。三是打造一批先进典型。通过组织实施“百村示范”、“百优书记”评选等活动,打造一批党建示范村,培养一批优秀党支部书记,打造标杆型党组织、标杆型党员,把党员队伍纯洁性的概念实体化、典型化,更容易被农村党员理解、接受,从而自觉增强纯洁性建设。

4.抓细“教育管理”这一重点,打造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“存储器”。农村党员之所以成为促进农村发展的主力军,源于素质而不是数量。建议一支合格的农村党员队伍,为建成小康社会储备、输送优秀农村人才,是基层党组织的重要任务。一是加大教育培训力度。针对农村党员中年龄大的多、外出务工的多、无职党员多的特点,灵活方式方法,确保每名农村党员每个都能接受不低于一周的培训。针对农村党员特点编写教材,提高农村党员教育培训的实效。加强师资力量,打造一支懂农民、懂农村、懂发展的农村党员培训师资队伍。二是坚持正常的组织生活。严肃党的纪律,对“三不党员”进行严肃处理,对农村党员进行分类管理,实行不同的管理方活,确保每名党员都能过上正常的组织生活。三是健全完善农村党员发挥作用的平台。继续推行农村党员承诺制。为无职党员设岗定责,探索推行“1+N”帮带制度。深入推进“挂牌明责做先锋”等活动,健全完善农村党员创先争优长效机制。四是完善党内关怀激励机制。结合农村发展实际,对农村老党员,单独设立老年党小组,由专人负责老党员的组织生活,或推行“荣誉党员”制度,保留老党员的党籍,但在组织生活、党费收缴、发挥作用等方面根据实际实行特殊管理;对贫困党员,开展各种形式的“送温暖”活动,提高其致富领富能力,促其迅速跟上新形势;对外出务工党员,灵活安排活动时间,可采用书面定期汇报思想、网上支部、电话沟通等方式,切实提高农村党员的思想政治素质。五是探索建立“党员证”年审制度。统一印发《党员证》,定期组织进行年审,规定党员证的使用范围及党员不参加证件年审的处置方式,增强农村党员与党组织的联系。

5. 抓稳“畅通出口”这一肯綮,打造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“净化器”。努力破除“党员终身制”的观念,严肃处置不合格党员,坚持有进有出、优进绌退,打通农村党员的“出口”,提高党员队伍吐故纳新、保持活力的自我净化能力。一是准确判定不合格党员。除《党章》规定的“三不党员”外,还应该结合农村实际,使衡量标准更切合农村党员特点。判定不合格党员时,应注重把主观不发挥作用与客观无法发挥作用、特定时段特定原因不起作用与长期消极落后、有意不做党所分配的工作与无力完成党所分配的工作、党员本人应负的责任与党组织应负的责任等区分开来,对党员的政治生命负责。二是健全完善制度机制并狠抓落实。借鉴山东寿光党员登记制度、农村党员星级管理、积分制管理等先进经验做法,探索建立“务实管用、一抓就灵”的好方法,疏通党员“出口”。对已经普遍推行的民主评议党员制度,应重点突出农村特点,保证评议质量,提高评议实效。同时,利用好评议结果,对评议出的“问题党员”,应及时进行组织处理,并做好被处理党员的思想工作。三是加大农村党员违法违纪案件查处力度。特别是涉及农村党员干部的典型案件,坚持有案必查、查实必处,达到“查处一案、教育一片”的效果,努力遏制农村党员违法违纪案件的发生。

6.抓实“选好配强村书记”这一要件,打造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建设的“导向器”。坚强有力的村书记队伍,不但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力量,更是保持农村党员队伍纯洁性的引导性力量。只有村书记队伍纯洁,才能保证农村党员队伍的纯洁。一是切实提高村书记队伍的素质。坚持“精品、高端、实战”的原则,根据各村在全县产业布局中应承担的任务组织培训,以提高学习、计划、组织、协调、发展、执行等能力为重点,打造一支政治硬、能力强、素质优的村干部队伍。二是适当提高村书记待遇。对任职达到一定年限的村书记,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。拓宽村书记群体的“上升”渠道,可采取从优秀村书记中招录公务员、公选科级领导干部等方法,激发村书记群体的工作热情。三是加强村级后备干部队伍建设。打破地域、身份、性别、职业等限制,在更大范围内选拔培养符合条件的致富能手、农民经纪人、种养殖大户、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、大学生“村官”等,把上述群体中综合素质硬、经济发展能力强的人员充实到村级后备干部队伍中,建设一支数量充足、结构合理、素质优良的村级后备干部队伍,为农村发展提供人才支持。